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人物专访: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

来源:@明基设计专显

继诚挚邀请《雾山五行》导演林魂先生接受球球专访之后,近日我们又邀请到了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先生,来为我们讲述综艺幕后的干货,讨论“恶意剪辑”,给想要踏入综艺后期行业的小伙伴们提一些建议。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关于盎然影视:盎然影视江苏有限公司隶属于一佐一佑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是一个以电视和网络综艺节目制作为核心业务,具备丰富TVC广告、宣传片和影视剧制作经验,致力于打造现象级精品节目和影视作品的制作团队。与江苏卫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平台有着深度合作。公司现有多支经验丰富的前期制作团队,一支具备一流剪辑,动画包装和调音调色业务水平的后期团队。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杨 东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

参与项目:《我们的乐队》、《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第三季、《非诚勿扰》、《新相亲时代》、《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第一季第二季、《我们长大了》、《我家那小子》、《智造将来》、《高能玩家》、《了不起的孩子》第一二季、《最强大脑》第四季、《大学,我来了》、《唱响好儿歌》、《一转成双》、《综艺兄弟连》、《江苏方言大赛》第一二季、《全家脱口笑》、《震撼一条龙》等。

Q1:您是如何踏入综艺行业的?

我毕业于苏州大学,大学期间我周末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综艺节目,像各大卫视平台,还有韩国、日本,以及中国台湾的一些综艺都会看。我大学学的是广告,不是本专业,但我们社团叫景深工作室,在社团里会去拍片、学剪辑,我们社团也有自制访谈节目和短片,这些都属于大学时的兴趣。

毕业后去了江苏电视台综艺频道做后期剪辑。入台后开始跟着老师们学习综艺节目的剪辑套路和剪辑方法,慢慢培养自己的后期思维,也会站在后期角度去思考前期策划执行及拍摄方面的问题,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和学习是一个比较夯实的阶段。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第四季》后期团队

在地面频道呆了三年,享受过朝九晚六的安逸,也经历过三个人剪辑一期外拍真人秀的煎熬,比较庆幸的是一起工作的“饭搭子”都很赞,大家互帮互助就过来了。但是一起煎熬的日子大家都有了更多的想法和追求,既然决定了吃后期这碗饭,趁着年轻为什么不去其他平台和节目尝试一番。

后来机缘巧合就来到了现在的公司,正好当时《最强大脑》第四季刚开始,一直做到了今年《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第七季。期间也做了《我们的乐队》、《我们长大了》、《新相亲时代》、《非诚勿扰》、《智造将来》等一些其他节目。

Q2: 方便分享下您最近在做的项目吗?

我们目前刚做完《最强大脑》和《我们的乐队》,处于休整期。最近在和其他团队合作一起做项目,一部分人去参与《乐队的夏天》,还有一部分人在做德云社新综艺《德云斗笑社》,现在两档节目都已经开播了,大家记得去看。

我们每年都会有合作项目交流学习,之前还合作过《中餐厅》第二季,《我家那小子》第一季等。其实后期制作公司间的合作是很有必要的,可以互相学习工作模式,相互促进,取长补短。节目和节目间有竞争关系,剪辑师间其实还是蛮友好的,我们都是服务团队。现在市场并不缺活,剪辑团队间还没有到了要竞争抢活的阶段。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Q3: 在后期剪辑、包装、调色、混音中,目前最热的职业是哪个?有什么具体要求?

基于兴趣,往哪个方向走都可以。不管哪个职位,只要能力ok,收入基本上是ok的,不会有太大差别。

剪辑是属于入门门槛较低但有很大发展空间的职业,从初剪、一精、二精、串片、剪辑指导,是一层一层上升的。初剪是让别人看清故事;一精剪完后基本画面是较好水平,还能铺些音乐把段落情绪表达出来;二精后片子就流畅很多,细节处理更精细,这时审片一般都没问题;串片需要很好把控一期的故事线,做到有张有弛;而剪辑指导除了单期节目把控,还要把控整季节目各期主题的设置、两期之间如何衔接等。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包装的基础要求会稍微高点,第一要有创造力,第二对于软件的熟悉度要比剪辑更高,因为包装不可能只会一个软件就行。包装在后期中更细分,大致是花字、手绘、动画合成,比如美院出来的更偏手绘;有些人主做动画合成;还有些属于基本功不错专门做平面的设计,属于做花字的。大部分包装师是专注一个方向,这一项一定要强势,不能太中庸,其他那两项得有基础,可以帮忙做其他活。

至于调色,第一要感兴趣,第二现在综艺拍摄要求越来越高,后期调色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像大型户外真人秀室内室外变来变去;加上不同型号的机器拍摄出来的画面颜色也不一样,对于镜头颜色匹配要专门研究,而且调色的成果一看就能看得出来,技术性要求蛮高。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明基PD3220U专业影视后期显示器

然后是混音,简单的混音就是调大小,进行降噪处理。但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基础调音,还需要混音师对音乐感觉好,可以换音乐、收音乐,帮剪辑师用音乐更好烘托情绪,为片子加分,这就要求他们一定要有音乐储备量,还要对音乐和节目情绪有良好感知。如果对音乐感兴趣,也可以往专业的混音团队发展,但混音团队一般要的人比较少,要求比较高。

最基础的还是剪辑。剪辑和包装,行业需求量较大,一档节目可能要用20-50个剪辑,大概十几个包装。至于调色和混音,可能一个团队顶多两三个,而且更新换代比较慢,不像剪辑和包装流动性稍大。调色和混音相对而言工资会高点,当然这个和能力是匹配的,如果只能做基础工作,就是拿基本工资,剪辑包装都是如此。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我们的乐队》现场图

Q4: 您做的项目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个?哪个项目挑战最大?

印象都还挺深的。要说项目挑战大,最大的应该是《最强大脑》。《最强大脑》在国内棚内综艺中,已经属于体量较大且难剪的节目了。尤其第四季、第五季,对于我个人来说是挑战是比较大的。虽然看了前三季,但是我自己刚来剪第四季时,对套路还不够熟悉,且当时制作的人又少,必须硬着头皮上。

到了第五季,《最强大脑》改版,从之前的单人挑战赛变成了百人挑战赛。百人挑战赛之前都没有人剪过,那时像《创造101》、《偶像练习生》这些百人上台比赛的综艺都没有。第五季,第一次出现了一百个人同场比赛的壮观场面,真的就像高考一样。

当时第一个项目是“数字华容道”,最快的何猷君只用了21秒76就完成了挑战,后面的人做出来也就一分多钟,我们要在十几分钟的正片里面交代这一分多钟100个选手的比赛状态,这个难度就很大了。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现场图

《最强大脑》选手在挑战中是不说话的,他们只观察,所有的东西都是在脑子里面发生的,剪辑师要去把他们大脑里思考的内容传达给观众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自己归纳出来一套简洁的模式:

一、剪辑师首先自己要充分了解比赛项目,才能把项目剪好;
二、剪辑师要通过采访了解选手的解题思路和方法;
三、权威的分析和解读是必不可少的,科学家团队的解析是很重要的一环。

在这样的要求下,很多剪辑师剪了两三季《最强大脑》后自己都快变成“最强大脑”了。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要不要举办一次最强大脑们和最强后期的pk。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后期团队

Q5: 做综艺项目,您是如何找看点的?如何从庞大素材中理出故事线?

其实综艺节目的看点或者炸点还蛮好找的。看完一段素材后,在某个地方大家笑了,或感动了,产生各种情感上共鸣,那这个地方就是看点。但较麻烦的是,怎么呈现给观众,而且让观众产生更多共鸣。

比如说哭点,像《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第七季,很明显会发现嘉宾哭的比较多,尤其当走过整个第七季的选手因为小失误被淘汰时,观众、嘉宾、选手都会为之动容,甚至泣不成声。播出时,剪辑师就得想办法把过程中的人物关系、表情、动作、语言、音乐、音效等等,合理安排进有限的时间内,让观众能够最大限度感受到现场的情绪和氛围。

关于如何找到情绪点并铺开,我们团队一直强调的是个八字箴言:画面,音乐,情绪,节奏。只要做好了四点,观众在看的时候就觉得是OK的。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了不起的孩子》后期团队

Q6: 请问有什么常用的剪辑手法?

综艺节目剪辑经常有一些“乾坤大挪移”、“合并同类项”的手法。

合并同类项,就是把嘉宾或选手聊的类似话题归置到一起,方便观众接收。因为他们现场聊往往是想到什么聊什么,剪辑就需要打散合并。“乾坤大挪移”是配合“合并同类项”来用的,比如,《非诚勿扰》男女嘉宾刚见面时,我们都尽量会将基本信息放到前面来,关于情感经历等比较深入的话题放到后面去,这更符合正常两个人见面的情境。

在真人秀里,尤其是慢综艺,理故事线是很重要的。比如说做《我们长大了》,都是五岁左右的小朋友,他们的行为、语言,可能感觉不到太多逻辑,是比较头疼的,我们只能先观看一遍他们从早到晚所有的素材,理出事件,找行为和情绪转折等,最后开剪辑会理一条故事线出来。如果逻辑是正确的,我们可以这样去做,观众看着也不会累。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我们长大了》节目组

Q7: 您如何用音乐和镜头节奏构造节目情节?

其实这还是基于我们刚才讲的八字箴言:画面,音乐,情绪,节奏。

很多节目都有好几十个机位,要时刻保证用的每个画面都是当下所有镜头里最好看的画面。比如表达人物情绪时,画面可能是可以看到微表情的特写;表达两人关系时,更多是找带关系的镜头。剪辑师要保证每个镜头能让观众明确知晓要传达的意思

接下来是节奏,包括镜头节奏,语言节奏,音乐节奏。像《最强大脑》就是一个对节奏要求很高的节目,尤其在挑战环节,要时时刻刻调动观众的情绪直到比赛结束。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现场图

我们现在谈音乐其实指的是人物情绪环节铺垫的音乐,其他如开场音乐是属于标志性的音乐,就不提了。音乐怎么选取?简单点的像《最强大脑》,按照一般的认知,挑战过程中或在上场前氛围紧张,定紧张的音乐就好。

但我们剪辑更加考虑的是,在紧张之前如何铺垫氛围,如何转折到紧张的音乐,紧张的氛围是否需要分层递进。如果紧张是递进的,在找音乐时就不能只是一段,或者简单的音乐中间一定得有变奏点,且这个点一定要卡在情绪递进的时候。

当然稍微初级一点的做法是选一首好的音乐,在情绪点手动加大音乐音量烘托气氛,更好的做法是找到明显的有变奏的音乐,情绪出来的瞬间音乐变奏,音乐和画面完美融合。

其实我们剪辑的片子从整体来看是故事,但中间是一个个小段的情绪。所以剪辑时得保证每一趴情绪完整,巧妙的铺垫,充分的烘托,自然的收尾,这样才能保证故事的流畅和完整。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现场图

剪辑节奏和观众的心理节奏要保持一致。我们经常在看片时说,这段我进没进去,点到没到。因为有时剪辑师觉得情绪已经出来了,但是看片的人经常说节奏快了,说明在情绪还没走完就硬把观众往外拽,观众可能已经有点感动了,再铺两个镜头就流眼泪了,但就是没给到,这就是所谓的点没到。

Q8: 很多综艺节目很注重明星,您做的项目似乎更注重素人,除了老牌节目《最强大脑》、《非诚勿扰》外,《我们长大了》、《我们的乐队》等也是,现在做素人节目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现在大部分节目都会与明星合作,即使是素人的节目也会用明星来引流,这是因为现在国内综艺太多了。最开始做《非诚勿扰》《最强大脑》时,国内的综艺节目、制作公司、播放平台并没有这么多,所以这两个现象级的节目,即使节目中没有明星,观众看节目时可能也会记得《最强大脑》水哥王昱珩,他自己就是那个明星。

这是因为第一,当时的节目类型比较少,而《最强大脑》又是当时唯一一档科学类综艺节目;第二那些选手让大家觉得他们的能力是人类不可及的,这其实都属于一种猎奇,是以前节目没有的,观众看的相当于是素人封神的状态。观众记住了他们,也记住了节目,选手和节目互相成就。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左杨东,右《最强大脑》选手王昱珩

但现在,素人节目就比较难做了。现在各个厂牌都在争,那么多男团和女团甚至不记得出自哪个节目,竞争太激烈了,节目太多了,做素人节目就不容易被记住了。这是现在做素人节目和之前做素人节目的差别。

但我们为什么还在做素人呢?比如像《最强大脑》第七季,因为这个节目类型是独创的,我们觉得是可以做下去的,当然这些年也在主题上发生了变化,从最开始的单人挑战到现在的大学生挑战,从都是挑战特殊能力到偏向身边的人,包括高考状元、名校大学生,变成了世界高校学生综合能力比拼。

原因是为了节目能够更好发展下去,对于选手挑选的范围,要尽可能覆盖更多人。现在做素人节目,也会去请一些明星过来,像周杰伦,王力宏等等,明星属于流量担当,他们也会有一些观点的输出,会随着节目去影响更多的人。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现场图

Q9: 据了解,《最强大脑》最后一期是连续36个小时录制的,所有工作人员原地待命,综艺这行都是这么辛苦的吗,您是如何一直保持对做综艺的热爱?

今年《最强大脑》有一个新的赛制《骇客马拉松》,选手在36个小时内连续录制了三场比赛,最终选出了今年的“脑王之王”,意在激发选手的脑力极限。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截图

虽然网上很多人说工作不能太累,但做综艺的人在录制、剪辑时经常熬夜加班,入了这行,对于这个规则基本上是默认了。包括一些嘉宾,他们的档期就只有那么满,经常连夜赶飞机,录制时间一两个人是无法控制的,需要考虑参与节目的所有人员及设备。

做综艺这一行大家都觉得苦,但苦也要坚持,因为热爱。可能也有一部分人只是为了保持一个固定收入,但这样是不长久的,能一直坚持做综艺,都是因为热爱。因为热爱,会去关注行业发展,会想做自己的东西,会因为做出的成果感到满足、自信或者小小的虚荣。

当《最强大脑》终于做完一季,在杀青那一刻好多人会哭,他们跟着选手走过这一季,会跟着选手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而我们后期也在机房里经常剪着剪着就感叹“谁谁谁怎么会淘汰呢?”“选手这个项目为什么没有做出来?”这一季《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王宇轩和黄明睿淘汰时,现场导演哭了,导播哭了,机房里面剪辑的小伙伴哭了,相信看电视的观众也哭了。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选手王宇轩

我是属于泪点低的人,他们每一次剪完片子后,尤其有哭点时都会喊我过去看,如果我都没哭,那这一段肯定没有处理好。如果你做一个片子,自己都不会感动,自己都不会被他们逗笑,或有所触动,观众肯定是接收不到的。

有时在现场我们会在节目里埋一个悬念,究竟谁晋级了,最后一个出来的人究竟是谁?其实剪了多少遍,我们都知道。但我们在节目播出时还是会假装不知道:“究竟是谁呢,是谁呢?”一群人像“傻子”似的。

《我们的乐队》也是,选手写出好听的歌,同事会放在车上单曲循环。每次录歌,可能还没有合版修音,我们都要先在机房里听一下,听到很赞的也会惊叹,发朋友圈强烈安利给身边的朋友。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团队

每一期节目播出后,我们也会去微博和豆瓣等平台看大家的评论。批评的我们会接受、会改,也有表扬和鼓励的,看到“动画做得好”,“后期加鸡腿”,大家会觉得付出很值得。不过做后期也要耐住寂寞,得从大量素材里挑观众想看的东西。

有时他们挑了一首很合适的音乐会说自己是“神来之笔!”,剪了一条很赞的片子,会说“上帝之手!”,这是独属于后期的满足感。到今天,我们还会经常在夜宵摊聊起《最强大脑燃烧吧大脑》第一季的百人赛,在那个阶段,有哪些人,哪些项目……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左杨东,右韩雪

Q10: 此前一些综艺节目“恶意剪辑”引起了巨大争议,您作为多个项目的后期总监,谈谈您是如何看待“恶意剪辑”的,所谓“恶意剪辑”体现了什么问题?

恶意剪辑有三种:

第一种属于素材过得不详细,或遗漏关键信息,剪辑师不知道谁去记录了它,最后剪出来的片子缺乏中间铺垫、逻辑和细节,让观众感觉不到情绪的过渡和事情的发展,就会觉得后期恶意剪辑了。

第二种属于剪辑师断章取义,长段对话只放了一段有争议性的。这个就是内容把控的问题了,我们看片时如果注意到明显有歧义的发言,会觉得他肯定不止这一段,即使有时只有这一段,也会通过后台去采访。问一下当时发言的理由,给大家一个可信服的理由。

第三种情况是语境错位,在这个语境下说的话被移接到了另一个语境下,引起观众的不舒服。比如大家都在哭,突然看到一个人笑的反应明显是不对劲,这个就是恶魔剪辑了。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团队

有时剪辑师是好心办坏事。比如选手在台上讲了很多,剪辑师要从里面提取有用的信息,整段放出去观众不一定能理解,甚至会有别的解读,这时会把一些有歧义话删掉。在话题一出现争议后,选手觉得整段应该能自圆其说,然而往往把所有采访播出去,反而会对选手造成更大的伤害。

大部分的争议其实是由于过度解读造成的,因为争议出来后,往往站在各个角度的观众都有,如果是一面倒的评论,在一遍遍的审片时是不可能注意不到的。大部分剪辑师肯定是想往好的方向做,本意是没有恶意剪辑的,我们做节目肯定是对选手嘉宾都要负责的,守好做人的底线,兼具剪辑师的职业素养。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团队

还有一种情况,有些东西在网综上可以用,在传统节目里就可能审核不过,然而一些网络流行的,由于本身还没有定性,就会造成其他解读。比如说前段时间的黑人抬棺音乐非常火,大家觉得在搞笑时能用上,但台里一般不会使用,因为涉及种族问题或是文化问题会直接毙掉,但在网络平台播出一般是ok的。其实剪辑师在用的时候,只是按照当时搞笑的情景走的,但是如果上升到价值、民族、文化,拿黑人抬棺来开玩笑,的确是不对的。

所以这其中需要一个平衡,尽可能考虑全面。即使考虑不够周全,网友突然说这个东西不能用,我们也会立马做出修改,都不是圣人,只有尽可能避免。这一点网络平台会好一点,出错之后能改;不像电视台,就播那一遍,播完后观众已经印在头脑里了,也没办法改。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左王羿超,右杨东

Q11: 您认为对技术的掌握和对故事的把控,对剪辑师来说哪个更重要?

做剪辑,掌握技术其实很简单,我们一般招过来的实习生,不管用任何软件剪辑,两三天绝对能教会,但对于故事把控,对情绪、节奏、画面和音乐把控,其实更重要。

这四点在平时就要积累的。来了公司后,可能老师教给你的是一些套路,音乐怎么剪辑、节奏应该怎么掌控之类的基本知识,学完之后达到一个入门水平,其他的就都要靠自己。

如果是包装,门槛更高,刚入职就要求必须得是60~75分,首先这些软件都得会,接下来主要考的是创造能力和学习能力。

混音和调色,毕业后也要达到60分及格线,进入公司后基础调音要没问题、调色水平至少要保证风格统一,镜头细节处理或两个镜头间的匹配也要处理好。不论如何后期行业得保证自己一直有进步,一直在学习。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团队泰国团建照片

Q12: 您对想进入综艺项目或后期剪辑行业的大学生有什么建议?

第一是对于行业必须了解清楚,做这一行的苦和累,还有加班是避免不了的,就看你是更热爱这个行业,还是更不能忍受加班。一般在项目期间两三个月会比较忙,做完项目后,会有20天左右休假,再进行下一个。

就我们团队的小伙伴而言,一个项目结束也就休息个十几二十天,长时间不剪辑手就生了,得一直保证输出,保证一个学习状态,才能不断更新。而且我们要在微博抖音B站等平台看新的流行趋势,不然在节目里就只能墨守成规,做不出新东西。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团队泰国团建照片

第二去看一些国外的节目和最新的电影。比如《最强大脑》做第六季时,正好泰国的电影《天才枪手》很火,我们就会立刻联系他们电影配乐师,咨询他的音乐能不能卖给我们。虽然最后没买到,但我们找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学生帮我们制作了几首同样风格的音乐,用在节目里面,效果很不错。

比较简单点的方法就是,多看多想。去看各个综艺时不要被内容带偏,需要想:如果是我剪这一段,要怎么处理?或思考这一趴剪辑哪些东西值得借鉴,这算是想要做剪辑师的人比较好的一条路。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现在很多大学生在学校已经在熬夜拍片剪片,甚至想做综艺节目了,这样的人我觉得进入这个行业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要坐得住,有职业规划。有的人可能就想当好剪辑师,那就去钻研;有的人想去认识明星或选手,那就是想做节目,想看看这些人背后的故事。如果说现在不确定,只是感兴趣,可以来实习一段时间,考验自己是否适合这个岗位。实习是第一步,一定要先实习再就业。

(这里是招聘时间,欢迎大家投递简历)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招聘信息

活又累又苦,有些人在岗位上待一段时间就完全呆不下去;想待的人可能剪一档片子后就能找到收获,足以支撑他一直做下去,他还会盼着剪各种节目。

如果想做剪辑,就不要考研。大学毕业后就实践,剪辑这个行业就是需要实践。(纯属个人见解,仅供参考,概不负责,哈哈)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后期工作人员

理论支撑也要有。第一是操作时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第二是带别人时,或想要做剪辑指导时,给别人讲的东西有理论支撑,不能只凭感觉。当然这些理论知识,剪辑老师或者导演组帮忙看片时,他们讲的知识远远要比在书本上学到的多,都是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和套路,进步的可能性会更大,做剪辑、做包装都是这个样子。

刚毕业学的东西还不够多,再去考个研没用的,你都没有经过实践,也不知道缺什么东西,不知道哪些东西适合去学。但如果干了三年后想突破瓶颈,这时读书可能就是个好的途径了。

盎然影视抖音官方账号: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盎然影视微博官方账号: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想了解杨东老师同款显示器的
上天猫明基旗舰店
搜索PD3220U

人物专访 | 盎然影视后期总监杨东:唯有热爱,不辞艰辛

淘口令 ▼
¥NvuFc3ZJ60N¥
(前后的¥符号要一起复制)
从升级同款显示器开始
向行业大咖看齐吧

相关阅读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