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秘密

幸福的秘密

幸福的秘密

文/米多饭香

在向我描述打开包裹、看到一颗被肢解的头颅的时候,何警官眼中还是闪过一抹恐惧之色,尽管距离案发已经过了很久。那是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老何与同事一如往常,缓缓驾驶警车,在辖区内国道沿线巡逻。眼见坡道下闪过一道人影,老何下意识警觉起来,立刻停下车,打开随身的强光手电,冲人影的方向高喝一声,干什么的?只见那黑影丢下包裹,拔腿就跑,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老何说,当时一解开提包拉链,就有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即使像他从警那么多年,也鲜少遇到如此这般让人毛骨悚然的时刻。回到所里,依然忍不住想要呕吐……老何告诉我的每个故事,都好像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然而,它们却真真正正、如假包换地发生在现实世界里。看来离我们那么遥远,实际上却距离我们那么近、那么近。作为实习记者,我曾在公检法条线里跑了大半年。

我跟着警员一同扫黄打非,下到舞厅和夜总会里查核不明身份的人员;我跟着去高速路口设卡、围堵涉嫌运毒的嫌疑人;我还在一次次法院庭审过程中,见证了一幕幕悲欢离合与人间惨剧。那时候,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几乎生活在蜜糖里的我,第一次开始清醒地意识到,表面上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但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我们分别生活在不同社会里。它们是平行时空。

虽然大学本科念的是新闻系,但那时的我,多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我始终欠缺刨根问底和探究真相的勇气,另一方面又不愿陷入文山会海、歌功颂德的泥沼。再加上待在公检法领域里所获得的难以描摹的实习经历,终日看到的是一条又一条暗黑系的画面。怯懦的我,几乎完全打消了做记者、干新闻的念头。现在回想起来,我一点也不后悔,甚至多少还有些庆幸。幸亏没干记者这一行。

正如英国学者保罗·多兰博士(现任伦敦政经学院心理学系和行为科学系系主任兼教授)在《设计幸福》一书中说的,你的幸福取决于如何分配自己的注意力——你所关注的事会驱动你的行为,决定你的幸福,而注意力就是将生活点滴联结在一起的黏合剂。如果你不像预期的那么幸福,那么一定是将注意力用错了地方。如果能够以最佳方式分配自己的注意力,你就会获得最大程度的幸福。

作为一个逃兵,我彻底远离了记者行业,也彻底远离我所报道的公检法条线。但我依然要对那些仍然坚守在新闻战线、努力报道真相的记者们,与坚守在国家机器之中、捍卫和谐稳定与幸福生活的勇士们致以敬意。因为,没有他们的付出与坚持,今天的我们必将生活在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里,面对的也将是缺少希望也难以预测的未来。后来的我,一头进入IT行业,参与国际级华人品牌的塑造。

回首过去干过的事、走过的路,我自认为还挺幸福。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也许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和定义各有不同。但保罗·多兰对幸福的定义,我认为相当清晰,具指导性。他认为,幸福是主观感受,而幸福感由快乐与意义感共同组成。换言之,一个人只有同时拥有这两者才会获得幸福。在日常里,幸福生活通常包含快乐和意义感等积极情感,而痛苦生活包含痛苦与空虚感等消极情感。

举例来说,身边很多年轻人已经进入成家立业、养儿育女的阶段。事实上,在养育孩子的漫长过程中,很难说有多么快乐,更真实的一面是存在大量痛苦,和更大量的“意义感”。当你辅导顽皮的孩子做功课时,血压会持续升高。快乐吗?没有。痛苦指数暴增。但你又觉得抚育孩子超有意义,说服自己继续坚持。而在不同时期,快乐与意义感的不同比例和相互平衡,又会让你感受到不同层次的幸福感。

之所以这篇专栏文章要跟大家聊聊幸福,主因是我看到有些朋友过得不快乐,但似乎又走不出日复一日的循环。他们也许正处在竞争激烈的传统市场里,既有业务一时间难以打开新的局面,而领导的苛责、同侪的压力又如影随形。毕竟,每人每天只有24个小时,换算成时间银行的一纸存折,就是1440分钟。你每天从时间中支取到多少快乐?又支取了多少“意义感”?这是一个既现实又骨感的问题。

有人在工作中持续追求“意义感”,甚至不惜牺牲睡眠时间拼命投入。但如果这一天里,你感到身心疲惫和痛苦指数过高的话,你清醒的时间拉得越长,也就意味着你的幸福指数越低。然后,你可能还在一天又一天重复这样的过程,继而陷入恶性循环,直到某一天心态崩了。“老子都这么努力了,为啥销量还上不去呢?老娘干了这么多事,老板从来没说过一句好话。我不知道自己做这些有什么意义,我想辞职。”

亲爱的朋友,幸福感的多少源自快乐与意义感的平衡。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够幸福,不妨拿出纸笔做个记录。回想一下上次你感到幸福是何时?在做什么?与谁一起?快乐指数多高(0-10分)?意义感又有多高(0-10分)。如果你在工作生活中,持续在做有“意义感”的事而并不感到幸福的话,赶紧放下一切,去做些让你真正觉得快乐的事吧。如果你一直在追求享乐却不感到幸福,赶紧去做些有意义的事吧。

很多时候,我们改变不了客观环境,但我们依然可以掌控自己。当快乐和意义取得平衡时,我们的幸福感才是最真实、最强烈的。我有个朋友是从事缉毒工作的,整日面对的是那些铤而走险、穷凶极恶的毒贩,还有戒毒所里面如枯槁、骨瘦如柴的瘾君子。他的幸福感一方面源自每个案件的侦破,以及帮助不幸染上毒瘾的人重返社会,更多的源于回归家庭时,能够陪自家孩子打场篮球,陪心爱的夫人一起逛个街。

学会幸福,是一辈子的功课。多早领悟,都不算晚。

幸福的秘密

凉 凉 专 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