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103|封面故事|Pantone 268 – BenQ Purple

BV.103|封面故事|Pantone 268 – BenQ Purple

「 BV.103|封面故事 」

Pantone 268 – BenQ Purple

来源:Bella Vista 第103期|明基集团内部刊物

塔罗牌的第十四张,是双手各持一个装了液体容器的天使,天使不断把容器里的液体倒来倒去,而容器里装的,就是红与蓝。“born to the purple”,从希腊罗马时代开始,代表皇家与王室的,是“purple”。

BenQ也是紫,但,BenQ为什么是紫色的?

蓝色忧郁、红色热情、白色纯洁、黑色庄严……色彩有心情,色彩有个性,那么,紫色自己说了些什么?她所说的和BenQ所做的是否一样?从流行趋势看色彩,从紫色看BenQ,融合了红色与蓝色的两元相容 Meeting the Opposite “BenQ紫”,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与个性?

色彩,不只是设计师的事

BenQ投影机的机构物料以颜色做区别;视讯厂里走道左右各画一条线,绿线内放一般产品,红线内放不良品;档案夹里贴上不同颜色的标签,让资料的分门别类一目了然;PowerPoint做出来的简报,用不同的色彩吸引与会者的注意力……色彩的应用与生活息息相关,只是,色彩的存在有时太过自然,所以我们对她总是不假思索,有时又太过刻意,所以我们认为只有艺术家与设计师才需要了解她。

然而,色彩真的只是光的恶作剧吗?

流行,崇尚与归属

色彩具有心理补偿的作用,就像流行一样。

情人节送情人礼,圣诞节吃圣诞大餐,12月31日不管人潮如何拥挤,还是要齐聚广场与全世界一起倒数……全球营销总部副总王文璨(Jerry Wang)认为,流行一如色彩,具有心理补偿作用,是一种崇尚的心理与社会仿效,有一半是创造出来的,可以是行销的结果,也可以是意见领袖的影响力发挥。

这种心理多少是源自于对归属感和团体认同的需求,除非有很强的自信心,否则,我们都害怕被孤立的感觉。当然,流行也可能是一种附庸风雅,带有某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心情,出现之后,透过各种媒介与形式的传播,广为人知,形成风潮。类似“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再忙,也要跟你喝一杯!”这类流行语就是如此形成的。

流行的内容可以是色彩、款式、语汇……任何一种生活型态的展现;流行是生活的一部分,当社会里的大多数人都感染了流行的病毒时,人们可能开始习惯生活里有这个病毒,渐渐地,流行语汇变成生活语汇,西装上的扣子也成为一种礼仪规范。如果这个病毒再厉害一点,改变社会结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流行三个月一小变,五个月一大变,捉摸不定;流行也可能反反覆覆,走回头路,十年前的迷你裙,可能是今年夏天最流行的款式,身材保持得好,还可以拿出来继续穿,一样“飞逊”得很。在流行的世界里,“变”是一种恆常。手机刚出现的时候,大家手上拿的是现在被戏称为“电视遥控器”的全身漆黑金刚机,不到几年的光景,BenQ的S830C有星光银、冰钻蓝、粉珊瑚、梦幻紫四种不同色彩让你大玩配色游戏,而你在三月买的新手机,很可能在六月就被新机给挤下排行榜。

尽管流行“变”得如此迅速、频繁、剧烈,为什么我们很少出现严重的适应不良症?答案就在“流行”(fashion)与“趋势”(trend)两个概念里。

流行与趋势

Jerry指出,与“趋势”那种结构性的改变不同,“流行”是一种结构不变下的表层性改变,当然,就像我们前面所说,当流行的病毒深入人们的生活达到一定程度时,流行也可能改变社会结构,成为一种趋势,“简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随着物质生活越来越富裕,回归简约,简单过日子成为一种生活型态。其实,简约主义的精神最早是源自于德国设计大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名言“Less is More”,这样的设计风格慢慢地被其他设计师所采用,随着时间的发展,简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不再只是设计师笔下的一种线条或一种整体搭配。

如果BenQ要做的不只是品牌,而是世界名牌,那么我们不能不对流行和趋势有深入的认识与了解。品牌与名牌的差别之一,就在于后者具有影响并定义人类未来生活的力量。Jerry以Sony说明一个世界名牌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力可以有多大,“随身听是Sony品牌史上划时代的创新,刚开始的时候,随身听只是街头年轻人的随身音响,现在,由同样概念所延伸出来的各种随身、移动动影音产品已经成为人类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社会与生活结构的改变就从当年Sony的研发实验室开始。”

录放影机是科技产品左右社会结构的另一个例子,她的出现一度让电影业萧条、人类的收视行为起变化,生活方式也不再与过去相同。然而,随身听与录放影机的发明,不是凭空想像的创新,而是事先预见人们的需求,再根据这样的需求所研发出来的产品。

要让BenQ产生同样的影响力,让人类走向更美好的生活,我们必须对人类生活有全面且透彻的观察,从观察中发现人们需要些什么、在何时、何地、如何使用哪些特定的产品,将这些观察所得融入BenQ的产品设计里。

不论是哪个领域的设计师,都不会把触角局限在自己的设计领域里,手机向流行彩妆借颜色,家具向未来概念车借线条。在这么多设计作品里,汽车工业向来是各领域设计师的一种领先指标。Jerry指出,汽车的生命周期长,一部车往往一开就是八、九年,在设计时,当然要思考这么多年后,人们过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只是,汽车的研发与生产也要花上大约八载的时间,因此,汽车工业在设计时看的是未来十六年后人们所关切的议题。

流行,谁说了算?

色彩既然是流行的一环,当然也会跟着流行起变动。每到换季的时候,走进百货公司或服饰、鞋店,一眼望过去,各专柜总是有志一同地以同一个基色为主调,现在,就连我们随身携带的BenQ手机也被流行上了身。于是,去年春天,路上的行人一个比一个还哆啦A梦,到了今年夏天,街道上的女孩可以全部变成Hello Kitty。是英雄所见略同,还是设计师们事先说好的预谋?流行色彩,到底谁说了算?

还记得世纪末的世界末日、地球毁灭这些千禧预言吗?预言家们罗列一个个历史上西元百年、千年交替时发生的动荡与战乱,大声疾呼末日的来临,不确定感所带来的不安在人们的心里不断发酵、膨胀。

对于世纪末的色彩,执行副总王文璨(Jerry Wang)认为,在外在社会环境与内在人们心理的互动下,徬徨、不安的人心需要安定色彩的抚慰。于是,在1999与2000年,可以看到金属感的银,不只跃上指尖双颊、衣袖裙摆,也在皮包、鞋款与各种配件中流转,以强烈的存在感与实体感,传达坚固与信赖,稳定人心。搭配蓝或黑的银色可以让人产生存在感与强健感,千禧年的到来有Y2K的威胁,因此,当时曾经有过一波的换机潮,现在走进企业办公室,可以发现不少黑搭银的个人电脑,也是世纪末所留下来的色彩。

世纪末的毁灭预言在2001年春天不攻自破,大地欣欣向荣,抑郁的心在释放中重生,不确定感不再。冬去春来的时节,有重回盖亚大地之母怀抱的渴望与冲动。于是,这一季,在叶的绿与土的黄的交错中,人们再次回归最初、最原始,也最清新的大自然。

然而,尽管很难与流行谈永恆,色彩本身还是有她恆常的意义。Jerry Wang表示,色彩不只是一种沟通的工具、一种象征符号,对人们来说,她更具有心理补偿的作用。科技始终是为人们服务,所以BenQ要让消费者享受快乐科技,然而,跟着人心的呼唤走的,不只是科技,流行色彩也是如此。敏感的人应该已经发现这样的事实:流行跟随社会变迁,最终要回归人心的渴望与需求,那么,BenQ要领导趋势、创造流行,就要有预测未来世界样子的能力。

电视上,某个世界知名品牌发表来年的春装;国际车展上,有未来概念车的发表。事实上,每年、每季的流行色彩不是全球顶尖设计师的个人偏好,也不是领导品牌的设计中心在色彩轮盘上随意拣选一个看对眼的颜色;概念车和我们创新BenQ的产品一样,不是天马行空的幻想,而是一种“有纪律的创新”,根据未来生活型态可能的模样,打造符合未来人们需求的房车。

流行有凭有据

流行,跟着社会变迁的脚步走;流行色彩,随着社会情境与人们的心理变化而不同。既然人们对色彩的需求,受到社会、文化、生活型态、心理状态等因素的影响,要知道未来的一年或一季会流行什么样的色系,必须有预测未来的能力,那么,为什么每每时尚界的知名品牌对未来某个时间点的社会趋势预测会不谋而合,各大设计师对流行色彩为什么都有相同的感知?

事实上,流行色彩并不是哪个设计师说了算,而是由总部设于欧洲的色彩学会所公布。在定期召开的会议上,色彩学会的理事成员根据各专业领域学者对社会的观察、研究与预测,定义未来世界的颜色。流行的背后,是札实的专业分析与研究,以及各方专业意见反覆对话与推敲的过程。

Jerry表示,色彩学会在流行色彩的决定上,固然有心理学、社会学等客观的科学研究做基础,但是多少也带有主观的直觉判断在里头。尽管如此,色彩学会对流行色彩的定义,还是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与公信力,因此,可以广泛地获得时尚界与汽车工业的采用。

色彩具有心理上的补偿作用,情感价值高(emotional value),在应用上,对情绪性强、生命周期较短的产品的影响力较大,例如,流行对彩妆的影响就比对室内设计的影响要来得大,毕竟,空间是一种相对上较长期的使用,不会经常更换。“不同产品有不同的生命周期,对流行的敏感度与反应度也不同。一般个人电脑会用上个三、五年,流行性不那么强,相对来说,手机的生命周期就比较短,造型变化丰富,使用的色彩可以是穿透性较强的浅色系。”

色彩从头说

色彩有情绪,但是谁敢保证每个人对同一个色彩应用所感觉到的是同样的情绪?涂颜色的人说忧郁,看的人可能觉得很happy。就像在美国,黑色象征教养、代表正式,美国人看到黑色的时候,会有生命消逝的联想,对于传统上东方社会在祭祷时大量使用的白色,美国人倒是没有同样的习惯,反而在婚礼上,可以看到新娘子一袭深情款款的白纱,诉说生命与纯真。同样地,蓝色让美国人有一种信任与稳重的感觉,但是如果和韩国人做生意,想要为自己的信任感加分,你可能得穿上粉红色或其他柔和的色彩。

色彩的应用倒也不只是情绪,有时候还攸关生命安全。红绿灯是最简单的例子,不过自然界也有相关的应用,例如,菌菇类植物常常以鲜艳的色彩警告大家,“我是有毒的。”实地体验过欧洲人生活的Jerry表示,“在台湾,马路上常可见黑色与银色的奔驰轿车,但是对欧洲人来说,在天色较暗的时候黑色的能见度低,基于安全考量,欧洲很少有人的奔驰轿车是黑色的。”

红绿灯是全球共通的交通语言,亮丽的菌菇具有毒性,书上有写,学校老师会教,但是,除了这些一致的意义之外,各个文化之间对色彩的看法还是存在着相当的歧异性。问题出现了,每个人对色彩有不同的感受与解读,运用色彩作用一种企业识别时,我们怎么知道德国人眼中的BenQ紫、阿拉伯人脑海里的紫BenQ,和我们所说的融合了红色与蓝色的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 “BenQ紫”是不是一样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初步来看看色彩这玩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色彩会说话

在物理性质上,色彩是由光所形成的一种实际存在, 虽然人类很早就懂得使用色彩,但是人类对色彩的科学性认识则一直要到太阳光穿过三棱镜,牛顿发现色彩的三原色,有了七色光谱后,才进入新的纪元。

从石洞中的画作,我们知道人类早在远古时代,就有色彩的应用,当时人类运用天然的颜色,透过画作描绘人们的生活状况、对自然力量的景仰,以及对宗教与艺术的仰慕。随着人类走向文明进步,色彩逐渐成为一种符号。从社会意义来看,色彩和语言一样,是一种沟通工具。BenQ的紫,是BenQ与全球消费者沟通的方式之一,谈BenQ的紫,自然不能忽略她社会性的一面。

既然色彩在文明社会是一种沟通的符号,色彩本身自然被赋予了代代相传的意义,个人则透过社会化的过程,学习这个取得社会共识的意义。根据学者的研究,人们对色彩的认识与感知可以分为“知觉性阶段”与“隐喻性阶段”两个阶段,转换期大约在12岁左右,也就是说,从12岁左右开始,人们对色彩产生隐喻性的联想,象征性的色彩联想逐渐形成。对此,Jerry也表示,“我们对色彩的共识有很大的一部份是教育的结果,从小我们就被告知红灯停、绿灯行,电视连续剧也告诉大家,女宝宝要送粉红色的奶瓶,男娃娃就给天空蓝的玩具。”

色彩的意义既然是由社会所赋予,不同文化对色彩的解说与定义难免有所出入,运用色彩作为沟通的工具,自然要考虑到这一点。当然,我们也必须将色彩置放在特定的文化情境与脉络下,才能对人们对色彩的感知与理解有正确的认识与了解。Jerry提醒有机会外派荷兰的同仁,到了荷兰最好不要买白色的车子,在荷兰,拍卖二手的白色车子,可以说是销售员事业生涯的一大挑战,因为对荷兰人来说,白色是所有光线混在一起的结果,称不上是一种颜色。同样地,珍珠白的手机在日本和台湾深受消费者的喜爱,但是同样的款式到了中国营销总部(BQC)与印度,消费者却认为珍珠白无法彰显产品价值与质感。

“走过不同国度,才知道人们对色彩的感知竟然会有如此差异。”色彩被认为是最具效力与影响力的设计工具之一,人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对不同的色彩产生反应,这些反应通常发生在一种潜意识的、情感性的层面。

紫色说什么?

所谓“画中有爱,色彩有情”,既然色彩会说话,相信大家都想知道紫色到底向人们说了些什么。以下所谈的是色彩最普遍被接受的象征意义或带给人们的感觉,当然,我们还是要注意,不同文化可能赋予色彩不同的意义,在使用上或解读时,一定要注意这种差异性,否则不但鸡同鸭讲,不小心还可能触犯到别人的禁忌。

紫色说什么?先别急,我们都知道,BenQ的享受快乐科技紫是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理念的一环,她结合了工作蓝与娱乐红,先了解蓝色与红色说些什么,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融合了这两种颜色后所诞生的BenQ紫以及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的精神。

蓝色说

提到蓝色,相信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到的是大海与天空,当然,自然也会产生“忧郁”的联想。蓝色是光的三原色之一,是原始的色彩,也是大海与天空的颜色,散发深远、幽静、理智、和平、稳定、理性的特质。在色环里,蓝色是唯一被列为“寒色系”的颜色,与“暖色系”的红色刚好成对比。

相对于其他色彩,蓝色所代表的正面特质还包括崇高、诚实、纯洁、希望、期望、与温柔;在职场上,人们常常穿着蓝色衬衫,目的之一就是塑造专业感,让人产生尊敬、信赖与信任。然而,蓝色也具有古板、保守、拘谨、缺乏创意、优柔寡断等负面印象,在个性上,蓝色是标准的和平主义者,为了保持平和,往往有自我压抑的倾向。

在性别的属性上,西方文化认为蓝色是男性的色彩,粉红色是女性的色彩,因此,男宝宝出生后,吃、穿、用的是蓝色的用品和玩具。然而,普遍来说,蓝色是广为大众所接受的颜色。数字时尚设计中心的设计师表示,Joybook 5000选择蓝色的边框,原因之一是,蓝色在色彩的搭配性上固然不如中性色彩自由,但是接受度高,Joybook 5000强调无线上网与行动自由,在整体造型的搭配上,蓝色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一个更大的创意空间。

红色说

和蓝色一样,红色也是光的三原色之一,在华人世界,红色是吉祥的颜色,节庆、过年,张灯结彩,结的就是红彩。红色在可见光的光谱中波长最长,穿透大气层的能力最强,最醒目,也最吸引人的注意力,想想穿着红衣的圣诞老人坐在雪橇上跃过一片雪地,有多引人侧目,就不难了解为什么交通号志里的警告标志以及老师批改作业、考卷的时候使用的都是红色。

红色是带来行动的颜色,就像“心动不如马上行动”,在对生理的影响上,红色会让人产生一种视觉上的扩张感,使体温与血压升高、心跳与呼吸加快,也会刺激食欲。说到热情与积极,没有其他颜色可以与她相比,我们常说一个人“热情如火”,和火“红”的颜色不无相关。

从红色的行动性出发,很容易明白红色所传达的意义,像是热情开朗、乐天积极、充满自信与活力等,当然,相对地,红色的浓度过高,支配与权力的成分高涨,也会让人产生危险、叛逆、具攻击力与侵略性、骄傲自我等负面的印象。

然后紫色说

紫色是寒色系的蓝色与暖色系的红色混合后所产生的二次色,在可见光的光谱中,波长最短,震动频率最快。正因为是蓝色与红色结合后所诞生的色彩,因此,紫色也是一种不冷不热的中性色,一直在追寻红色热情、奔放与蓝色理智、冷静间最适当的平衡点。在应用上,室内空间设计的概念认为,紫色里的红,可以将人内在的热情化为行动,而紫色里的蓝,则能带给人和谐与冷静的力量。

物以稀为贵,在古代,由于很难取得紫色的颜料,因此紫色被视为是财富的象征,是一种高贵、神秘的色彩。从希腊罗马时代开始,紫色就被视为是一种高贵的、皇室的颜色。所谓“帝王紫”,只有皇帝、国王与诸侯等才用得起,而谚语“born to the purple”,“生而为紫”,则用来比喻一个人出身豪门。

然而,为紫色的高贵特质加分的还有宗教的力量,融合了红色的爱与蓝色的真理,紫色成为象征耶稣基督的颜色。在西方文化里,紫色所代表的“新生”,大过于绿色所代表的“生命”,被视为是一种新生的力量,具有赦免、复活的意义。

BenQ要成为世界名牌,需要创新的能力创造BenQ的独特性,而紫色所代表的正是丰富的创造力与潮流的创造者。高科技产业很少使用紫色作为企业识别,然而对BenQ来说,感性、理想主义、崇尚艺术与美的事物、具有艺术眼光与高精神层次、散发艺术家的气息……紫色所诉说的这些特质,正是将人性融入科技产品、实现“享受快乐科技”承诺最重要的环节之一。

K.Y.在谈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时指出,所有生命都源于大自然,关于生命与生活,最简单,但是意义却也是最深远的启示,往往存在于大自然里。蝴蝶羽翼造型(organic shape)纹路图案的企业视觉识别系统,就是期许BenQ能向大自然学习,以尊重生命的态度,尊重顾客,贴近顾客的心。

回头看BenQ的颜色,在色彩学上,紫色不只高贵,更是一种生命尊严的象征;而BenQ“享受快乐科技”的承诺与明基“传达资讯生活的真善美”的愿景,背后所隐藏的正是这种尊重生命的理念。

品牌具有与人类生活结合的深度、广度与浓厚的人文色彩,K.Y.恳切地建议所有同仁,阅读大自然,从对大自然的观察中升华出人文的关怀与更高境界的lifestyle,并将这些关怀融入BenQ的产品与服务里。而事实上,在各种色彩中,紫色也代表了深隽的智慧与细致的观察,不但能激发创造力与灵感,更具有天人合一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紫色是具有最崇高色彩能量的色彩,能为人心带来性灵的和谐与宁静。

公司的策略顾问梁耀成(Richard Leong)分析公司的事业策略地图与产品布局后,发现为消费者提供跨IT与消费性电子的全套解决方案的BenQ,本来就是紫色的;现在,我们让紫色自己说,BenQ的所言、所行,以及背后索隐含的理念其实就是紫色的。

两元相容 Meeting the Opposite

流行是一种心理反射,要自己对自己好一点;流行也是一种秀异(show off)的表现,用各种方法与工具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创新要有差异性(differentiation)才能有好的产品,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好公司、好品牌。

就像Jerry所言,“设计谈色彩、大小、明暗、冷热的对比,黑与白的相乘要的不是‘灰’。”BenQ的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当然不是蓝色与红色等比混合成紫如此简单。

偏蓝的紫,散发的是一种冷艳、神秘的魅力,偏红的紫,加入了红色的热情,更显华丽与冶艳。当然紫色也有梦幻、不切实际等负面意义,因此,在色彩的温度上,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所要做的就是为工作与生活、为科技与人文、为每一个产品、每一个创新,甚至是每一次的行销、管理,以及EC自牌与IC贴牌两条腿经营策略,寻找一个最佳的相容比例。

因此,我们所谈的创新,是以一种有条件、有纪律的创新,在理想与务实之间取得最好的平衡。“建立在符合趋势需求基础上的创新,才能创造风潮。”Jerry认为,明基人应该“行为有纪律,脑筋有创意。”在一贯的精神上,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做法。

我们看到了人们在生活上工作、学习、休闲、娱乐界线日渐模糊的趋势,向消费者提出“享受快乐科技”的承诺;在这之后,其他品牌也陆续跟进,提出类似的概念,其中甚至还包括世界知名品牌。在某个程度上,BenQ的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对社会的紫色影响力已经渐渐开始发酵。

“紫色是非常难以讨好的颜色,很难与其他颜色搭配,除非是真正的美女,否则穿了紫色,反而显得难看。”原来紫色本身也和BenQ一样,我们所走的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之路,也是一条吃力不讨好的路,没有一定的实力,很难找到一个最适切的温度。

“看见趋势之外,还要有能力与实力去做,才能让影响力发挥作用。”Jerry以全球“旅人”(traveler)越来越多的这个趋势为例说明,移动需要工具的可携带性与多功能整合性,不只一机多用,具备各种所需功能,最好还要能无线上网,走到哪,网络就跟到哪。“就像水、陆两用车,两边都要讨好。整合的功能既要多,又要不比单用车差,技术上势必会遭遇许多克服点。”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所以BenQ有切入的空间。Joybook 8000就是工作与娱乐、学习与休闲逐渐合而为一的生活型态下的创新产品;在强大的运算技术之外,也要为消费者提供顶级的影音享受。在运算技术与影音享受之间,我们在做的就是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融合这两者,为Joybook 8000找到一个最适切的温度。这个温度不是极左、极右,也不在正中间,而是以我们所拥有的面板优势,为影音享受这一端多加了点温度,最后座落在中间偏影音享受的一个点上。

就像没有一定的美感,无法穿出紫色的高雅一样,“两元相容Meeting the Opposite具有相当高的挑战性,她的结果好坏立判。”然而,Jerry相信,也正因为这样,所以BenQ绝对可以走出一条别人难以学习、模仿的独特之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