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到哪里,喜欢哪里 | 明基中国营销总部副总张安佐的“外派观”

来源:《CHEERS》杂志(2001年9月刊)

派到哪里,喜欢哪里 | 明基中国营销总部副总张安佐的“外派观”

「我很谢谢太太的support(支持),但更谢谢她找自己的生活方式,」明基电通中国营销总部副总经理张安佐说。今年三月,太太带着一对可爱的儿子到苏州与他团圆。

在苏州,明基电通为台籍干部盖了一栋栋楼中楼的欧式平房,张安佐也住在其中。傍晚昏黄的天色里,一色大门中,张安佐的家很好认,门口挂着太太挑的装饰品,「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女主人的品味,」张安佐在门前得意地告诉来客。

派到哪里,喜欢哪里

在苏州明基,越来越多台湾员工携家带眷来此定居,张安佐是其中之一。早上,张安佐上班去,大儿子上幼儿园,请了一位阿姨来家里照顾七个月大的老二。张安佐的太太王慧如就利用时间,学书法、学钢琴,二楼的书房,就是王慧如练书法的地方。甚至只是到邻家串串门子,都能为生活增添乐趣。

「我每天只要有半天free(空闲)就够了,」坐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王慧如满足地说。

每逢周末,张安佐便会开车,全家一起上街买菜。他们还喜欢逛逛小巷弄堂,瞧瞧当地民家的生活。「派到哪里、喜欢哪里」已经是张安佐及家人的写照。

今年35岁、高高瘦瘦的张安佐,加入宏碁国际后,就随着公司需要南征北讨。他外派历史长达七年半,足迹从中东的迪拜、土耳其,到南半球的新西兰,现在的办公室则在大陆苏州。

结婚以后,张安佐没在台湾待过完整一年,王慧如便跟着先生到处跑。婚后,王慧如还经常跟老同学保持联络,大家都羡慕她在海外生活的经验。「还不是一样,在台湾要做的事情去海外也要做,」不到30岁、已经有两个孩子的王慧如点出现实。

派到哪里,喜欢哪里 | 明基中国营销总部副总张安佐的“外派观”

虽说如此,适应力强的王慧如,看起来仍然相当享受在海外的生活经验。不论先生调到新西兰、迪拜或是苏州,王慧如都坚持夫妻、家庭一定要在一起。虽然常搬家、换环境,但独立的王慧如总是能妥善安排时间。在苏州家中,摆着一架钢琴,就是当初她在中东为了学琴时买的。

「在新西兰、迪拜时,她好像比我还要忙。在迪拜我给她一支手机,不然找不到她,」张安佐笑说。

向往外派,以公司为家

结婚以前,张安佐就让太太了解自己的工作性质,「我告诉她我的工作就像船员一样,」张安佐坦白地说。

张安佐从小就爱看探险故事。在北埔国小的说话课里,张安佐上台讲着从书里面看来的辛巴达历险记,一说说了七、八节课也说不完。下课后同学还过来说:「张安佐,你再多讲一点嘛!」

对外面的世界总有一股好奇感的张安佐,连当兵抽签时,都向往抽到「金马奖」。他对旁边的人说:「如果你抽到金门,我跟你换。」结果两人分别抽到大小金门,没得换。

往异域漂泊、探险,后来也成为张安佐找工作时的指针。他在宏碁电脑的全球客服中心服务一年多后,极力申请进入宏碁国际,争取各种外派机会,越远越好,最后终于如愿。1992年,张安佐第一次出国,就被派到沙特的迪拜,卖起宏碁的黑白荧幕。

现在,「我不会从个人居住去想未来要在哪里工作,而是从公司考虑,有点以公司为家的味道,」张安佐指出。这份体会来自于到土耳其设办事处的经验,当时,为了省钱,张安佐租了间房子,门一打开,前半部是公司,后半边就是他住的地方。

家庭工作的平衡,不是谁去牺牲

在海外生活虽然新鲜,嫁给外派频繁、工作时常没有上下班时间的张安佐,王慧如必须比同年龄的女孩独立。结婚前两个月,张安佐刚调到新西兰,白天忙着上班,王慧如便自己买地图,坐公车找房子。张安佐还记得当时天气很热,他上班开车经过路边,看到有个戴草帽的人很像老婆,后来还跟老婆打招呼。

王慧如在鼓励自然生产的新西兰生下老大,阵痛三天后,才不得不剖腹。早上开刀,下午就被逼着下床走动;晚上,医院为了强迫新妈妈学会照顾婴儿,不准家人陪同,新妈妈得自己帮同房的新生儿喂奶、换尿布、洗澡,没有经验又孤单的王慧如只好咬着牙,边哭边做。

一路陪太太进产房的张安佐,开刀时紧握住太太的手。「我发现她的手会发抖、会怕。一刹那间,我就觉得,要爱她一辈子,」张安佐脸上坚毅的线条,洋溢着温柔的感动。

张安佐认为,结婚以后,career(事业)变成是一个家庭的事。他也相信,家庭与工作的平衡,绝不是谁去牺牲谁,而是要两人共同成长。所以在迪拜,老大三个月时,就让他到托儿所,一方面让儿子体验环境,另一方面让老婆松口气、走出家门。

「我观察,很多女生婚后的成长来自于工作与家庭的平衡、与公婆同住的协调,以及教养子女。但我太太只有最后一项,这对她的成长是不公平的,」一直鼓励老婆外出工作的张安佐说。

虽然妻与子都在身边,工作忙碌的张安佐仍面临兼顾工作与台湾家人的两难。由于父亲意外过世,而母亲与94岁的老祖母还在台湾,孝顺的张安佐身为独子,肩头上扛着两边家庭的责任。每个月,他都会自掏腰包买张机票,回台湾陪陪母亲与祖母。

尽管如此,「我常对员工说,我不相信有任何一个成功的人,背后是一个破碎的家庭,」总是尽力追求人生圆满的张安佐认为。

「周末时,我们一家四口睡在两张并起来的双人床上,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大家睡得叠来叠去。我很喜欢那种感觉,」张安佐陶醉在幸福里。

夜渐渐深。七个月大、胖呼呼的老二安详地依偎在老爸怀里睡着。在大陆,像张安佐这样,能在工作上全力冲刺,又能享受天伦之乐的台籍工作人,实在难得。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