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ood x 陶磊 x 明基BenQ:建筑师陶磊谈当代住宅与生活方式

gooood x 陶磊 x 明基BenQ:建筑师陶磊谈当代住宅与生活方式

gooood x 陶磊 x 明基BenQ
建筑师陶磊谈当代住宅与生活方式

来源:gooood谷德设计网

视频
对话建筑师陶磊

陶磊谈
当代住宅与生活方式

做住宅其实我关注的还是居住体验,但居住体验里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人的舒适性。舒适性本身是一个很宽泛的含义,它并不指向某种风格,或者某种视觉的呈现。从设计上说,我会比较关注空间的自由性,关注功能跟形式之间是不是能够高度统一。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它确实一直存在。我还会比较关注建筑的内外空间联系,就是如何让建筑跟外部空间有一个很好的关联性,以及如何去处理好这种联系,因为只有好的、恰当的空间关系才能够让你感觉到舒适性。

▼ 建筑师陶磊在自宅接受采访 ©明基BenQ

我最满意的住宅作品其实就是我自己的住宅。我的住宅不算高级,但是它所实现的建筑上的各种关系是真实而恰当的。也许大家看照片可能并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印象,但是在我自己心目中我很清楚,我的房子应该是要明显好于其他的我做的设计,不是在跟别人做比较,我是在跟我自己做比较,会有这样的感觉。

▼ 陶磊自宅 ©陶磊建筑事务所




▼ 自宅庭院 ©陶磊建筑事务所


形式和功能的统一,应该是绞肉机搅碎到一起和成馅的状态。

学建筑第一天老师就会说你不能做形式化的东西,你必须让形式和功能协调统一。可是到今天很多项目仍然做不到这一点,因为这是建筑师一辈子要持续跟随的问题。脱离开功能的形式不可能是一个真正好的形式,尽管一时博得眼球喜好,但是经不起时间的推敲,也经不起内行的推敲,它会变得很庸俗化,或者肤浅化。

▼ 建筑师陶磊在自宅工作室 ©明基BenQ

好的形式是不肤浅的,不肤浅的背后一定有功能的事,当然更专业一点还有结构上的事。当然我们希望设计最后一定是好看的,但是它的营养是植根在好用的基础上,而不是说我为了做好看的,做好用的,再把它们拼在一起。它不是拼合关系。形式和功能的统一,应该是绞肉机搅碎到一起和成馅的状态,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是功能,你分不清那个关系才是对的。

▼ 陶磊设计的两重院,位于地下空间中的画室平衡了住宅的形式和功能 ©陶磊建筑事务所

▼ 自宅茶室,空间功能通过错层的方式界定 ©陶磊建筑事务所

▼ 陶磊设计的景宅,厨房与庭院景观相融合 ©陶磊建筑事务所

自然纯朴加科技


科技产品和现代设计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我个人喜欢“自然纯朴加科技”的住宅。我觉得这两者并不冲突,因为我们都希望住的地方能够接近自然、参与自然;但同时也希望有一些新的科技能够改善我们以前所做不到的舒适性,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结合。人的生活毕竟是丰富的,尤其是现代生活,跟过去肯定不同,科技产品和现代设计的结合本身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相反,如果故意去排斥这件事情反倒是不自然的,因为它是社会的进程迭代中很重要的生产内容,是生活的一部分。

当然我是希望这些科技产品能够自然而然地渗入到生活当中,我觉得这个是今天人类能够做到的一种舒适性,或者说是对于生活的一种美好的向往。具体到建筑设计上,我觉得是有很多具体手段,包括如何让空间跟整个周边的环境形成一体而非割裂的关系,在设计当中我也一直是这样在做的。

▼ 陶磊自宅画室,自然的光线和景色可以没有任何阻碍地延伸进来 ©陶磊建筑事务所


传统电视墙是一个跟现代设计背道而驰的想法。

有很多人在装修自己豪宅的时候,会做一个独立的观影空间,其实我觉得那并不是一个高明的办法。我们为什么不在一个正常的、轻松惬意的起居空间里面进行观影呢?我觉得今天的设备完全可以提供这样的便利:我们可以坐在一个有窗户、有风景的空间里面去观影,当然比关在黑屋子里面去观影要舒适很多。

▼ 陶磊自宅客厅 ©明基BenQ

▼ 今天的设备可以让我们在有窗户、有风景的空间里观影 ©明基BenQ

电视墙在过去比较多,尤其是在90年代,当时还称之为文化墙或者主题墙,我觉得这是一个跟现代设计背道而驰的想法,因为在建筑尤其住宅当中不存在主题墙或者背景墙这样的事物。它是空间的一个完整的部分,而不能成为一个有主题的、独立的东西,因为这本身就不太符合现代设计的规律。它应该跟其他墙面以相同的地位存在。

传统电视从十几英寸延伸到几十英寸,可是跟现在的新的激光投影相比还是小很多,所以我觉得过去用那种传统的背景墙的做法,可能并不适宜今天这种方式。过去家里面有电视是一个荣耀,所以特别想凸显这个荣耀,才会把它确立为一个主题。今天它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是为了生活舒适性和娱乐,它只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有意思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用一个很平常的心态来对待它,可能反倒是一个好的结果。

▼ 陶磊自宅使用的4K激光电视,代替了传统的电视背景墙 ©明基BenQ




科技产品确实在改变我们的生活,这本身就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在现代住宅里面,如果有一些新的媒体媒介参与到我们的生活当中,我觉得本身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跟传统、文化或者跟自然有任何冲突,它只是在扩展我们感知的边界,扩展我们对于新空间的美好体验。比如像激光电视这样的科技产品,确实是改变了我们过去看电视或观影的方式,如果它能让我们体验到过去家庭所没有的、或者只能在影院才能够体验到的感受,那何乐而不为呢?

▼ 建筑师陶磊的选择:BenQ明基4K激光电视 ©明基BenQ

详情请见:https://www.benq.com.cn/tv/list

贴近自然


室内跟室外本身就是一个世界。

我没有把室外跟室内当成两件事情,因为我觉得它们应该是一件事情。过去,原始人居住在山洞里头,那么山洞对于原始人来讲就是建筑,那时候就不存在“需要自然”的想法,实际上他是想逃避自然。今天的人反倒是被关起来,变得更需要自然。所以在我的观念中,室内跟室外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具体到设计当中,我就尽一切可能让室内跟室外相通,甚至是一体的,这可能是我比较强烈的一个观点。

▼ 陶磊自宅庭院,可以瞥见客厅和起居空间 ©陶磊建筑事务所

▼ 自宅庭院,介于室内外之间的灰色空间使得场所具有多重层次的特征 ©陶磊建筑事务所

▼ 两重院庭院 ©陶磊建筑事务所


我们所说的自然并不是像野外那样的纯自然,而是我们筛选出的那一部分自然。

自然和建筑空间,存在有一定的矛盾性。人一方面希望跟自然越亲近越好,可是又需要去界定,也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建筑才能称其为建筑。人首先要有安全的界定,这个界定能让人感知到一个有效的、可以感受的空间,也就是一个选择性的自然。我们所说的自然并不是像野外那样的纯自然,而是我们筛选出的那一部分自然。我们人还是来自于一个动物性的边界,只有这个边界才能够给我们带来潜意识里的安全感,然后你才会去调动感官来欣赏这样一个连接空间的东西。我们所说的自然一定是可以被我们感知的、有边界的这样一种自然。

▼ 浮院 ©陶磊建筑事务所

▼ 两重院 ©陶磊建筑事务所

▼ 景宅 ©陶磊建筑事务所

每个家庭对私密性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在没有必要的私密性一定要解决的前提下,我当然是希望空间是开放的,是更自由的,而不是隔断的。如果是像高层公寓这样的建筑,那么我希望它至少可以有户外的阳台,而不是全封闭的状态。对于小的住宅来讲,更不应该把房间做成各自独立互不关联的。小的房间往往居住者也会更少,甚至没有私密性的问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更不需要去做更多封闭性的设计。

▼ 两重院的图书室,天窗引入一部分自然,同时保证了空间的私密性 ©陶磊建筑事务所


材料的选择,需要表现它自身属性的一面。

我个人对于材料并没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偏好,但我选择材料首先不是为了奢华,不是为了某种纯视觉的目的。首先它需要真实和自然。混凝土也好,钢材也好,其实我是表现了它自身属性的一面,可能是正好恰当地被利用到建设上。什么地方用到什么材料,其实是有它自身的合理性跟规律的,我只是在顺应这个规律来选择建筑材料。

▼ 自宅和景宅庭院材料细节 ©陶磊建筑事务所

▼ 浮院的混凝土庭院 ©陶磊建筑事务所

“空园”
自然的另一种体验


我们想构建一个虚无的空隙,希望人们在进入一个空余的空间。

“空园”是艺术群展中的其中一个项目,它是公共艺术,也是室外装置。它跟有具体功能的建筑是不一样的,但是作为建筑师,用到的语言又有一些建筑性,所以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建筑,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可能是兼有两者性质。在这个作品背后,我们想达到的目的是在很繁华、很密集的现代都市里面,创造一个空的地方,就是没有内容的园林。我们想构建一个完全相反于外界的装置,一个虚无的空隙,希望人们在进入一个空余的空间里头,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空间体验。这种空间体验可能会引起他对于以往所习惯的那种丰富的景致,或是嘈杂的城市的静思,他会有一个安静的瞬间状态,产生内心的一些微妙变化。这只产生在一瞬间,因为装置艺术品其实只是关注人所参观的那一瞬间。我们就是想创造一种非常令人意想不到的、安静的、可以禅思的氛围。

▼ 空园 ©陶磊建筑事务所




了解更多

陶磊建筑事务所
http://www.i-taoa.com/
https://www.gooood.cn/company/taoa

BenQ明基
https://www.benq.com.cn/
https://www.benq.com.cn/tv/list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