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光周记 | 给还在画画的人

遇光周记 | 给还在画画的人

【 遇光周记 】

给还在画画的人

来源:WiT好读(公众号)

走进作画现场

某位画师在直播作画的时候,键盘声频频,常常有人问她是用什么画画的。画师认真地回答:“我是用键盘画画的!你不知道吗!”太逼真了,我差点就相信了!

其实只是因为这位画师爱用快捷键——不过,这也反映出大众对CG画师们的作画环境并不了解。乃至于当被问到“这是手绘?”的时候,画师甚至不知道应该从哪个维度来回答。

那就让我们走进CG画师的作画现场,看一看他们的桌面上有哪些不可或缺的工具。



图源 @乔安John

复数的显示器、数位屏、键鼠……如果你是第一次见,一定会觉得:“好多屏!像黑客!”

CG画师平时通过数位板/屏作画,一个显示器监测整体画面,一个显示器放资料参考图,说不定还要开个iPad玩游戏看剧,就形成了这黑客一般的作画环境。

数位屏可以支撑起来,节省一些桌面空间,饶是如此,键盘依旧放到了桌面边缘,没有可以搁手的地方;如果是数位板,就只能平放在桌面上,和键盘抢空间了。

这也激发他们点亮了改装技能:有的在桌缘装上手臂托具,延展桌面空间;有的用晾衣架自制键盘架,充分利用立体空间。

在这样紧凑的作画空间中,普通台灯也失去了立足之地。他们选择用ScreenBar Plus,在显示器之上遗世独立,冷酷,且简约。

从作画现场回来的人对画师的工作环境形成了新的印象:屏幕林立、3D立体、上天入地,像重庆。

熬夜画画的人



图源@彤日三潜

打开社交网站,每天都能看见有画师在早上五六点钟发图。起这么早显然不是当代青年的作息,他们这是画了一夜。

有的画师不是全职,白天还要上班,下班后才是自己的创作时间。对于自由插画师来说,夜晚也是灵感喷泉大爆发的时刻,为了不忘记彼时的灵光和手感,再晚也要拿起笔记录下来。

黑夜属于专注,熙攘的都如潮退去,嘈杂的都静置下来,适合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创作是一件费时的事,一不留神就在电脑前坐到凌晨三四点。画师们在屏幕前笔走龙蛇,完全意识不到外面的月升日落,阴晴雨晦,直到最后一次按下Ctrl+S才察觉到肩颈的酸痛和眼睛的干涩。

在美术题材漫画作品《蓝色时期》中,主人公八虎说:“在画画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画画需要学习这么多的东西。光是学习也不够,居然需要这么多的体力。”绘画是身与心双重的修行,在心到达艺术的彼岸前,健康的身体是持续创作的保证。

有光就能翻越这个黑夜



文森特·梵高

自画像是画布上常见的题材,在1886年到1889年之间,梵高创作了40多幅自画像,伦勃朗一生留下了100多幅自画像,这些自画像很好地体现了作画者的艺术追求、自我认知和心理状态。

从观察世界到观察自我,从审视自己的画,到审视自己、解剖内心,这一过程时常伴随着自我否定,所以创作的常常是痛苦的。

夜晚是创作者情感的聚集地,黑夜劫持了五感,喜悲都被放大,这时候,他们需要一些创作以外的事物点亮漫漫长夜,让自己不至于放眼都是未知的夜色。

比如说手边的模型。



图源@鲤刃生

比如说抬头就能看到的爱人。



图源@影子的爪子

起初人类把图案刻在石头上,接着又不约而同地开始在布匹上描画,再后来笔墨落在纸张上,生根发芽。本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画画的人把屏幕作为自己的创作舞台。

作画的工具不断改变,不变的是对创作的热爱。

画师们将内心的光投向画板,施以糅合热情与痛苦的画笔,映照世间的喜悦与悲恻,打动一个人,就点亮一颗星星。



图源@白姥姥

夜晚是探索的时刻,祝大家都找到自己发光的领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