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画廊

天地画廊

【遇光周记】

天 地 画 廊

来源:WiT好读

在线条间,人们可以生而有翼。
在色彩里,冬季可以一地春生。
在光影中,二维世界也可以构造出突破维度的幻想世界。
当WiT与画中光影重叠,又会展开一段怎样的奇遇?

破晓金 | 晓窗分与读书灯


莫奈《日出·印象》

这是1872年一个普通的清晨,勒阿弗尔港口的船只停泊在破晓时分氤氲的雾气中,一轮升起的红日将水面和天空染成金色,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浮着一叶小舟,与背后那些如同蛰伏巨兽的轮船格格不入,舟上的人影也颇有些“小舟从此逝”的风范。

那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早期,莫奈凭借对光影的独特捕捉成为印象画派鼻祖,而他也未曾预料,背景中那些极具工业时代特色的船只,为千百年后我们能够自由地使用电力,将太阳光移至千家万户的书桌埋下了伏笔。

破晓金是日出时分的晨曦,在WiT的照明下,一日之计不止在于晨,也可以在于一天中的任何时候。



—— @放开叔的腿毛儿

星辰蓝 | 满船清梦压星河


文森特·梵高《星月夜》

这也许是艺术史上最令人难忘的夜晚之一。铺天盖地的蓝色组成回旋的涡流,夜空和群山如同在画纸上流动,而星月灿烂,若出其里。

曾有人统计过,蓝色是全球最受欢迎的颜色,这也足以解释人们对天空的向往:如果海洋是生命的来处,那么银河就像一个归宿,如果黑夜昭示一天的结束,那么宇宙中是否也存在时间的终点呢?

对星辰的想象就如同黑夜中的明灯,激发着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和科学家前赴后继:只要艺术和科技一直在向无限的夜空延展,找到答案的人不是自己又何妨?

WiT台灯宽广照明怀抱着使用者的广阔想像,保护你的眼睛,再陪你细数星光。



—— @Donutwdonut

玫瑰金 | 何妨且惜金缕衣


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艾瓦佐夫斯基

提到海洋,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浩瀚的蓝色,而在浪漫主义画家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艾瓦佐夫斯基笔下,还有一片宁静的粉色海域。

夕阳把海天的交界线染成粉色,再向云端和海岸线铺染开。平静的海面倒映着暮光,行驶着归航回家的船只。

在公共生活中,人们习惯用那些约定俗成的颜色,既省去搭配的心思,又兼容公众的审美。而家是个人审美的集合,可以安顿你的所有偏好。设计可以极简,但生活不必,多一丝色彩就多一点性格和情趣。

WiT提供冷白到暖黄11段色温,让你成为光的调色师,今夜的色彩由你来决定。



—— @Fanny

太空银 | 今宵剩把银釭照


埃舍尔《瀑布》

黑白灰又何尝不是颜色?版画家埃舍尔巧妙运用光影造成视觉欺骗,让瀑布达成不可能的循环,在平面上打造出不存在的三维空间,充满未来感和科幻感。

实际上,每一个画家都或多或少使用了光影的对比,来实现二维平面表现三维空间的真实场景或物体。人们系统学习画画的第一课往往是素描,训练的就是对光影的观察和把握。一开始是模仿范画、照片、现实中的光影,等熟练掌握光影的规律,就能摒弃自然规则的束缚,在平面上构建起自己的光影世界。

WiT台灯把伏案的你放到皎皎月下,专注起来,什么白天的工作、未读的消息、车流的尾音都是夜晚的阴影。





—— @闰生


在地铁车站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
——庞德

济慈写道,“美即是真,真即是美。”

艺术是幻想的乌托邦,也是生活真实的另一面。

祝你能在看似寻常的日日夜夜中积累把人生写成诗的素材,也能在天地画廊间找到那一幅写了自己名字的油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